扫一扫,关注和君咨询,共同分享有建设性价值的商业思索、见闻和感悟

公司总机:010-84108866

业务咨询:400-610-3699

酒水研究中心

思想观点

如何构建辽阔的视野

  

  商业世界的复杂,是建立在“人心反射”基础上的。和君咨询有位毕业于清华天体物理的高材生,放弃了天体物理学诺奖的梦想,到和君做咨询,背后的原因是,他发现人心比天体运动复杂,他更想研究和体验,美国投资大鳄索罗斯因此建立了“反射理论”:商业演变遵循的往往不是事实,而是人心对事实的反射,人心影响了行为,人的行为崔演了商业的活动。

     如何看清纷繁复杂的商业世界呢?如何在日日更替的移动互联时代,找到对的事情?如何在公司快速发展的征程中充分理解公司的战略方向、战略节奏?如何在公司战略和公司文化的指引下做该做的事情?这需要系统的思维、辽阔的视野、高远的境界和务实的能力,我前面写过“如何形成系统的思维”,本文分享“如何构建辽阔的视野”。

  世间问题的有效解决,往往有赖于对更高层级问题的认识。站在三楼试图解决三楼的问题,常常理不出头绪,但如果站到四楼看三楼,就会感觉问题迎刃而解,这是柳传志说“退出画外看画”的道理。讨论企业的管理问题,需要站到业务经营上看,因为管理是为了更好地发展业务,讨论业务经营问题,需要上升到企业战略上看,讨论企业战略问题,需要上升到产业变迁和行业本质上看,讨论产业变迁问题,需要上升到政经国策上看,政经国策的预判,需要上升到民族文化和历史规律上看,而民族文化的形成又离不开天文地理的加持和局限……世上往往难以说清是非,时空变、角度变,是非就会变,但凡事有因果,在人和人构成的商业世界中,我们需要辽阔的视野来识别事态的因果牵连。上述就是呈现了一条企业发展的因果逻辑线,说明了任何一家志存高远、永续经营的企业,都需要领导人和高管具备辽阔的视野,用更大的时间观和空间观来看到企业发展的每一天,才能少犯错误甚至不犯错误。下面我以一家白酒企业高管的视角为例,来展示上述“层层拔高”的辽阔视野是如何构建的。

     1. 从业务发展到战略规划。2003年到2012年是白酒行业的黄金十年,行业规模从不足1000亿到5000亿,飞天茅台的单瓶价格从200块一度上升到2000块,行业出现零售价300块到800块的“次高端”市场,每家企业都在兴奋中大干快上:扩建厂房、扩大队伍、推出高价新品、强化商业、加大投入……时间是2011年,整个行业沉浸在荷尔蒙的大干快上中,如果你是一家酒企的高管,面对蓬勃发展的局面,应该如何规划未来的战略呢?是的,就是上面的那些动作,但是到2016年,很多当年这样干的企业都背上了沉重的包袱,甚至陷入破产的困局。为什么呢?因为没有洞悉产业规律。白酒产业规律是什么呢?

     2. 从产业到政经。2012年,我去台湾,发现台湾人均白酒消费金额仅仅100块人民币,大陆是500块,但台湾人均GDP是20000多美元,大陆是6000多美元,也就是台湾的购买力是大陆的4倍,但白酒人均消费金额是大陆的1/4,一正一反,相差16倍。什么原因?台湾的导游告诉了我答案,她说“台湾在城市建设上被大陆很多城市超过了,为什么?因为台湾政府不能强拆”,台湾的政体让政府的权利空间很小(台湾有点过度民粹化)。大陆有个专家受邀去台湾政府讲课,结果吃的是盒饭、坐的是出租车。大陆的发展是强政府模式,政府的权利很大,在发展经济过程中,很容易出现滥用权利、利益寻租的现象,建国以来,我们的资源收为国有,70年代末,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,我们起始于一个利益无边的国有体制,各种利益逐渐从体制内向体制外释放,释放出了活力,但也释放出了腐败。经济的发展就在“计划”有形的手和“市场”无形的手交叉主导。一放就活、一活就乱、一乱就收、一收就死,然后再放、再收、再放……中国经济就是在这个左右钟式摇摆中野蛮生长。两千年以来,是这样,建国六十年以来也是这样,国进民退、国退民进,进进退退中出现了很多合理的与不合理的经济现象和规律,98年到03年,朱镕基当总理期间,实行放开市场经济,限制体制内权力,白酒连续五年下行。03到12年胡温十年,政府回收权力,民企空间越来越小,国企和政府权力越来越大,寻租空间越来越大,茅台等白酒价格越来越高,酒企一片欢腾;13年,新任领导人开始加大市场经济力度,限制政府权力,白酒消费应声下跌,迎来产业下行的压力。这就是中国政经演变对白酒产业的影响。那么中国政经会一直这样演变吗?未来还会有国进民退的回复吗?白酒的黄金消费还会回来吗?历史真的能够告诉未来吗?

     3. 政改展望和文化逻辑。1840年鸦片战争清政府失败,激发了政府变革的决心,以李鸿章、张之洞为代表的当时最有才华、有掌握实权的人开始洋务运动,他们认为,只要中国军力和军事实力增强了,我们就抵御外敌入侵了,结果1892年甲午中日战争清政府再次战败,举国上下形成共识,清政府的落后不是经济物质层面的,而是组织和文化层面的,现代化的战争,不仅仅是坚船利炮,还要有建立在工业化组织和理念基础上的军队,建立在农耕文明之上的清政府,根本没能力建立一支现代化的军队和一系列政府职能、军工产业配套体系的。所以甲午战争失败的根本是西方工业文明打败了东方的农耕文明,工业效率打败了农业效率。这个共识形成了,结果授权一帮没有经验的人进行戊戌变法,一场没有章法与合理节奏的变法运动很快就在轰烈悲壮中失败了,但由此中华民族的伟大而苦难转型开始了,五四运动和建国后的很多运动,都是瞄准中国文化的,有的成功了、有的失败了,有的流传青史、有的成为闹剧。但这是中国百年以来种种问题的症结所在,也是制约“民主还是集权”政体选择最为有力而又无形的手,至今我们完成了工业化的全面改造,但我们从封闭的乡土中走出的农耕文明、国民心理尚在半路上。未来我们的文明会何时完成转型升级?我们会何时走向开放的社会?旅居新加坡的郑永年、大陆的萧功秦等学者有很多关于中国走势的文章,可以看看,北大葛兆光教授写的《中国思想史》更是一部精品,讲透了中国政体和思想演变的规律。

     4. 文化本性和天文地理。已故的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说过“历史三峡论”,他说,中国两千年来,不是封建社会(那是周朝),而是帝国集权模式,封建是地方分封模式,即国家像一个股份制公司,地方诸侯可以分享国家的所有权(具有地方税收权、政权世袭、军队等),但秦汉以来,中国社会就逐渐从封建模式进入到了帝国集权模式,即国家所有权不是分散的,只被一家全资控股,国家管理用职业经理人,即国家所有权是皇帝的,经营权是丞相和大臣的,这种集权模式的形成和中国封闭的地理环境分不开的:西边是喜马拉雅,北边是大草原、南边是沼泽山区,东边是大海,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下,中国当权者会自觉走向集权,这是家国天下的人性逻辑。也就是说,今天我们的体制和文明,是和我们这片土地的环境、上空的气候分不开的。北大有个研究地理历史学的教授王恩涌,有不少这方面的文章,可以看看,很有意思。

前几天去仁怀,看到开发区一批批新建的酒企厂房,内心很复杂。历史上茅台镇相传发过三次“酒疯”:89年、98年、10年,每次发酒疯,茅台的价格就疯长,然后带动整个茅台镇小酒厂跟着火。最近一次的火,让酒厂在政府的鼓励和引导之下,将挣得辛苦钱都投资到厂房、基建上去了,行业趋冷、产业下行,都“栽进去了”。如果了解一下89年、98年和10年的社会、政经背景,就会知道白酒行业最红火的12年面临着必然的下行趋势,企业的战略决策可能就完全相反。而战略决策又会影响企业的营销、品牌和管理等一系列资源投入和分配的方式。所谓一层影响一层、答案在上一层级。

  上面我用白酒产业为例,来表达辽阔的视野对我们“做对事情”的重要性,互联网时代,选择比努力更重要,选择就是要“做对的事情”,这种选择和识判,考验的是我们视野,从管理方式到经营战略、从经营战略到产业趋势,从产业趋势到政经演变,从政经演变到历史文化,从历史文化到天文地理……一层更比一层高。武则天当皇帝期间,徐敬业造反,让从小写下《咏鹅》的骆宾王撰写战前总动员的檄文,到处发放。武则天让人取来后,就让人当着大臣的面念出来,结果念到“一抔(pou)黄土未干,三尺躯干何托”时,武则天拍案叫绝,说这句话写得太厉害了。中国是个农业社会,左右社会的是农业伦理,诗中的意思是老皇帝死了,坟上的黄土还未干呢,小孩子接着当皇帝,还那么小,你一个妇道人家就把李家的家业给抢过去了,太过分了。武则天认为,这句话太有蛊惑性了,因为它符合农业社会的伦理道德和老百姓的情感习惯,很容易将民间老百姓的情绪调动起来。这又是一个例子:地方叛乱和文化传承、社会伦理的关联。

  社会是复杂的,商业是动态的,我们的认识是有限的,将有限认识在无限复杂变动的世界作出判断是困难的。所以,大千世界天天都在上演悲欢离合、爱恨情仇,天下大势也在不断分合演变,如何能够看清局势、识判未来呢?只有持续不断开阔视野,如何开阔视野?通过看书、聊天、出行、折腾,去持续提升我们的视野和判断力。你会发现,当你在三楼看二楼时,二楼认为是对的东西其时是错的,而当你到四楼时,三楼认为错的其时又是对的,到五楼又会反复……明朝亡国崇祯,自己所重用的大臣,在李自成攻进北京时,都背叛了崇祯,而崇祯下贬、流放的大臣,反而出现很多主动殉国的,这个崇祯皇帝的眼界和判断力真是出了问题,这是一个情感脆弱、爱面子的皇帝,有些时候,不是看不破,而是忍不过,所以,看清世界,就是看清自己。

  我们在从事产业互联网的事业,没有成熟的模式供我们参考,我们只能边走边摸索、边创新,在此过程中,对政经大势、传统产业、新经济演变、企业成长模式、经营和管理的关系等等命题,要逐渐树立认识和理解,只有视野开阔了,才能在曲折前行过程中,坚守信心、百折不挠。毛泽东年轻时,认为伟大的事业,需要伟大的理论来支撑,他苦苦思索救中国的道理和理论,十月革命,一声炮响,为中国送来了“马列主义”,马列主义通过对人类社会和阶级的分析,认为要阶级斗争、造反有理,毛泽东就有了“打土豪、分田地”,然后历时二十余年,筚路蓝缕、九死一生,终获革命成功。我们的骨干员工,需要加强理论的素养,需要持续提升视野,古语说“德随量长、量随识进”:一个人的道德是随着胸量的放大而长进,胸量的提升又是随着见识的开阔而提升。

  只有拥有一批具有开阔视野、卓有识度的干部队伍,我们才有可能获得事业上的成功。我们说历史上所有获得成功的,从来都是理想主义集团,而不是利益集团,所有具备力量的理想主义,从来都是大历史、大时空的深刻洞见,任何时候,远见卓识都是熠熠生辉的领导力源泉。伟大的时代,需要伟大的成功来辉映,伟大的成功,需要伟大的理想来支撑,伟大的理想,需要辽阔的视野来描绘。让我们共同努力,不要辜负这个美好的时代。